户籍性质争议、虚假证据

发布时间:

2021-02-05 00:00

2018年5月20日,驾驶员刘仲臣驾驶标的车与三者相撞,导致三者受伤,交警认定标的全部责任,因调解不成,伤者诉讼,诉求536282.86元,诉求伤残赔偿金按照城镇诉求34993元/年*18年*50%=314937元(伤残评定六级,法院判决伤残系数50%)、误工费诉求:23520元(120元×196天),经辽阳中心支公司法务岗徐仁龙对本案多次到原告村里调查走访村民、到村委会进行核实,庭审中提供一些有利于我司减损的核实证据,得到一审法院的认可。

案件疑点重重:一是事故地点为大河南孟胡屯村(事故地为农村,原告户籍所在地);二是居住证明,庭审中提供是灯塔市烟台街道居民委员会居住证明;三是误工争议,误工提供的是沈阳单位;四是原告未到保险公司进行和解,直接涉诉。

 庭审前期,保险公司多次走访,采取技术手段取得了不利于原告的视频资料,庭审中,公司向法院递交了相关的录音、录像证据,并与法官积极沟通,最终法院认可提供的证据,判决伤残赔偿金按照农标计算。 通过原告在庭审中提供的居住证明、误工证明,再结合事故发生地,三性均不符合常理。

一审判决后,原告不服,认为一审认定伤残标准错误,上升到二审,依据我司在一审提供的证据,法院并没有按照城标标准判决,共同推翻了伤者城镇居住及误工天数的诉求,最终中级法院伤残赔偿金按城市与农村结合标准判决,误工按实际住院天数赔偿,为保险公司减损124297元。